艺术长廊
艺术长廊
音乐
书画
摄影
>
 
 
 
  书画
 
冷落了苏东坡冷落了苏东坡

[ 信息来源:本站    ]

在武汉,说到你要去赤壁一游,人家马上就会反问你:去真假赤壁?

  何谓真假赤壁?真,乃火烧的曹操赤壁;假,为苏东坡书写千古名篇“大江东去”的赤壁。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,我要去看假赤壁——苏东坡的赤壁。

  从小就喜欢苏东坡的浩荡名句,那种惊天盖地的豪放气势,简直是“大江浩荡”!可惜到那里没有专门的旅游车,也见不到打着小旗的团队。天也不作美,沮丧地下着细雨,我们从武汉出发时,就一路下着,幸亏有位当主编的作家朋友提供了一辆车,否则,还真难前行。

  我们是沿着东湖畔那条不宽的湖心路,一直朝黄冈驶去。车轮均匀地辗着雨水的路面,声音柔和而绵长。黄冈原来叫黄州,在我的感觉中,一个地名一旦冠以“州”字便不免具有古典味道。叫黄州的这个地方曾经有一位青史留名的官员叫作王禹偁,那是一个令苏东坡敬重的才华横溢的官人,可惜官运不亨,竟然在一个除夕之夜被贬入黄州。

  苏东坡在这里倒比这位官人有着更大的气魄。仅以他的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”便可见一斑。他也够风光的,凭一首诗作便使这个地方成了千古风景名胜!

  然而,这个风景建到了现在,却并不能令人释然。据一位同行的散文家说,10年前,他来这里的时候,可以一眼望见滔滔长江之水。然而,现在立于苏东坡曾经躺卧的岩石上朝长江那边望酸了脖子,也无法看到长江之水,那么多的房子将视线严实封堵了。远隔了长江之水,便失去了赤壁应有的气势与诗意。立于这里只能感叹:我们疏远了长江,更疏远了苏东坡老先生啊!东坡赤壁风景点原来的门有种很浓的古典韵味,可惜现在这个门不开了。新开的大门,面朝一个广场,开阔倒是开阔了,只是没有几个人前来。偌大的广场作停车场,艳阳高照,竟看不见停放的车辆。不知道是这里一向人烟稀少还是我来得不合时宜。从我的感觉中,这里的游客不多。通往这里的道路,泥水积洼,看来并不怎么受到重视。细想想,显赫得意的官员们肯定不希望来这样的地方。当官的强调时运,而背运的景点,他们如何肯去?他们不来,自然这里就不会太受到重视。毕竟是官宦人的失意之地。

  作官人是不愿意到失意之地游览的,就像山东的那个叫作“天尽头”的景点一样。据说秦始皇就是登临那个地方而到了尽头,从而失去皇位的。现在的天尽头改叫成山头了,成山头肯定不如天尽头更有味道。而对于老百姓而言,天尽头是没有意义的。

  现代人并不是很热衷于真正意义上的怀古,也并不愿意发之于古人幽情。因而,面对苏东坡生活过的这些真迹,不免生发些许感慨。苏东坡已然属于过去,他的失意并不合乎现代人致富或发迹的内心需求。长江已经疏离了这块赤壁,即使曾经“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”

  现代人的功利心已经影响到对于景点的冷热选择上了。那些具有丰富文化含量的景观,真的不应该受到冷落呀。


 
版权所有2002-2015 重庆环境(cqep.org)Copyright © 2002-2015 Cqe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权所有:重庆环境文化促进会    渝ICP备06000615号-1